便站网

揭秘西路军女将军被俘后遭遇 遭马步芳部队凌辱

李燕 来源:便站网健康

揭秘西路军女将军张琴秋被俘后遭遇

1936年10月下旬,为了“打通国际路线”,“争取国际援助”,“配合红一方面军夺取宁夏”,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奉中共中央军委命令,率红五军、红九军、红三十军共约21800人,冲破国民党军的封锁线,从虎豹口强渡黄河,进入甘肃河西走廊。从此,这支红军奉命改称西路军,因未能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西路军一直处于流动作战状态。作为该部总政治部组织部长、已怀有7个多月身孕的张琴秋(长征期间与陈昌浩结为夫妇),在连续转战中,艰辛备尝。

在国民党马步芳部优势兵力的围追堵截下,西路军指战员浴血奋战,虽然杀伤了大量敌人,但自身也损失惨重。在祁连山分头突围时,张琴秋、蔡元贞、苏贵连、苏碧珍、龚德义、张水清等许多人不幸被俘,于1937年4月间被押送到青海西宁。在押解途中,因张琴秋身体虚弱,走得很慢,敌人视为累赘,曾想把她杀掉,幸得蔡元贞帮助和保护,张琴秋才幸免于难。此时,西路军已完全失败,马步芳也改变了以往抓住红军就杀的做法,将一些男俘送往外地修筑公路,从事重体力劳动;女俘则留在西宁的工厂、医院里做苦工,其中一些年轻漂亮、原系西路军政治部前进剧团团员的被俘女兵,被编入马步芳的一○○师跳舞团。由于张琴秋在被俘时即改用化名“苟秀英”,隐瞒了过去的身份,因而未引起敌人重视,被打发到西宁东关湟水河边的义源羊毛厂,整日里干着分拣羊毛的差事。几天后,与张琴秋同在该羊毛厂做工的10个被俘女红军被直接带走,送给马步芳的官兵做老婆,从此下落不明。这让张琴秋等其他女俘们惶恐不安,张琴秋就刻意把自己弄得老态一些,以躲避如此厄运。

有一次,原前进剧团的几个难友从蔡元贞口中得知张琴秋的处境后,都为她的安全担忧,以前曾当过张琴秋警卫员的孙桂芳提议说:“要想办法帮助张琴秋逃出青海,只要到了兰州,马步芳就迫害不了她啦!”于是大家经过反复讨论,商量了一个周密的“救张计划”。

原前进剧团的难友们多系四川、湖北人,因自己做不来面食,早就向一○○师跳舞团负责人、中校参谋主任赵仰天提出了改善伙食的强烈要求,这个赵主任也曾答应要为她们配一个炊事兵。现在,难友们便以此为借口,派赵文秀、黄光秀、赵全贞出面去找赵主任,向他建议把义源羊毛厂那个特会做饭的苟秀英调来当伙夫,得到了首肯。

这天,当蔡元贞、王定国、黄光秀等手持赵主任的便条来到义源羊毛厂接洽要人时,只见张琴秋衣衫褴褛、面容憔悴,显得很老气。张琴秋听王定国反复说明了来意之后,只冷冷地说道:“我哪里也不去!”最后还是蔡元贞的一番悄悄话,才打消了张琴秋的疑虑。她推心置腹地对张琴秋说:“我们把你弄到剧团去,你可以放心,并不是要你和我们一样,抛头露面,上台唱歌、跳舞、演戏,而是给我们烧饭,当剧团的伙夫。你可以整天蹲在伙房里,对外面的事装作不闻不问。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帮你逃出青海……”这样,张琴秋就来到了跳舞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