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站网

50年国民党女兵裸身逃亡事件 到底发生了什么?

徐国庆 来源:便站网健康

1950年4月初,西昌战役尾声中,近3万人包括家眷的国民党溃军散向各地,其中有万人裸身大逃亡!由于还处于奴隶社会的各部落彝人的介入,这些溃军面临绝境。

国民党政府长期歧视压迫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群众对国民党军队早就恨之入骨。国民党溃军满以为可以如内地一样照常规逃窜,在潜入深山后就较容易避开沿大道追击的解放军,却不料在彝人最原始的滚木擂石阻击下,他们先仍枪,后缴物,被洗劫一空。好在贫穷的部落彝人仅是为了夺一套衣裤,就好象猎获一只野兽只为了取其皮以御寒一样,除此外一般不再伤其人身性命。一阵阵雨点般的乱石下,被脱得精光的国民党溃兵(其中有一多半是家眷)便返转身反而向着大道方向疾跑。于是,在这特定的环境时空下,上映了这万人裸身大逃亡的荒诞离奇一幕。这在古今中外战争史上,恐怕再难找到有如此大逃亡的天方夜谭般场景。那些往日每战必言兵书的国民党军将领们,万万也没想到他们果真入了《孙子兵法》上一再告诫的“死地”。

几天内,大凉山沟沟坎坎,突然间冒出了如此庞大阵容的裸身大逃亡人群。两人一伙,三人一堆,满山遍野蹒跚地跑着。如果这时谁的脚上还曾有一只鞋子或袜子,那准会被再次洗劫而去。非被剥得全身一丝不挂,这才不会再遭拦劫。然而,当野蛮的奴隶主见从这群全裸的溃军及家眷身上再也剥不下什么身外之物后,便打起了肉体人身的主意,他们开始掠夺健壮的活人,捉去充当娃子,也即是奴隶。

据档案资料,在当时的彝区,奴隶的买卖是天经地义的事,其价格是:9—10岁的姑娘值10—11锭白银,男的值5—9锭白银;11—19岁的妇女值30—35锭白银(婚配后可繁殖小奴隶。当地风俗女孩在17岁之前即已经婚配),男的值17—18锭白银;20—29岁的妇女值27—28锭白银,男的值9—14锭白银;30—40岁的妇女值14—15锭白银,男的值7—8锭白银;41—45岁的妇女值4—5锭白银,男的值1.5—3锭白银。

现在来了不要钱的,奴隶主自然非抢不可。所以,在大批国民党溃军及家眷逃过此地时,特别是在一些更加偏远的深山谷中,有许多人当即被抓去当了娃子。这里面既有原国民党军胡宗南部的营长、团长、也有其它一些人,他们失去了人身自由,任奴隶主肆意使唤和买卖,奴隶社会本身就是这个样。这些被抢去当了娃子的国民党溃军官兵,后因多次逃跑未成,被奴隶主砍断了脚后筋,终生致残。他们眼见着自己的家眷被奴隶主分配给别的奴隶(在那时的奴隶社会,奴隶的婚配是由奴隶主决定的,奴隶仅是一种会说话的工具,女奴隶还要充当繁殖小奴隶的工具),这些被重镣锁铐的国民党溃军真是喊天不应、叫地不灵。